栏目导航

66456A.com

羽毛球“雕塑师”郭静:从国手到为业余娃娃打

更新时间: 2019-10-06

  9月的成都,迎来了初秋的序曲,连绵不断的阴雨和时而露头的太阳,交替给城市镀上色彩。

  然而在成都市少年儿童业余体育学校的羽毛球馆内,一年四季的变化却并不那么明显。这里更像一方“独立”的小天地,汗水和笑语,奔跑与对抗,换过的球拍,长高的个子,构成了场馆里年复一年独特的“光景”。

  挥拍,发球,羽毛球在空中划出的白色弧线,在不断的练习中,形成了重复的轨迹,在教练郭静的人生里,这道轨迹她是再熟悉不过了。与羽毛球结缘三十几个年头,从运动员到教练,她就像这道赛场上的弧线般,不曾停歇。

  /strip/quality/80/ignore-error/1imageslim/>

  /strip/quality/80/ignore-error/1imageslim/

  尽管从国家队退役已经20多年,但一眼望去,郭静的身上仍然散发着运动员的气质。个子高,身体硬朗,长发被高高地挽起一个髻,和同龄人相比显得干练十足。回忆起那些在竞技场的日子,郭静流露出的情感不是光阴逝去的感慨,而是对羽毛球这项运动打从心底里的骄傲与自豪。“我从小天赋挺好,教练都很喜欢我”。1984年,儿时的郭静被送到少体校开始训练羽毛球,89年正式进入专业队从事专业训练。1991年进入国家青年队,主攻双打混双,1992年进入国家队。短暂的运动员生涯里,郭静参加了第二届全国城市运动会,获得羽毛球女双亚军,作为成都市主力队员,获得团体亚军。泰国公开赛羽毛球女双冠军,混双季军。上海公开赛女双亚军。在七届全运会中,以主力队员出场,获得四川队女子团体迄今为止的最好的成绩第三名。

  因为膝盖受伤,郭静从国家队退出后,来到了成都市少年儿童业余体育学校,成为了一名羽毛球女队教练。那一年,她只有19岁,在结束了运动员的竞技征程以后,郭静换了一重身份,继续与心爱的羽毛球为伴。

  /strip/quality/80/ignore-error/1imageslim/>

  /strip/quality/80/ignore-error/1imageslim/

  成都的羽毛球圈子里有这样一句话,“看娃娃的动作,就晓得是郭教练带出来的。”当了二十多年的女队教练,郭静的学生不仅遍布成都、四川,甚至在全国和海外都能找到。其中,不乏出色的专业运动员,更有以优异成绩考上国内乃至国外顶尖大学的学生,而她们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——羽毛球专业技术过硬。“虽然我们培养的大部分是业余选手,但是动作要求上必须专业,这是我定下的规矩。论身体优势、反应速度,我们也许比不上专业队的,但是动作上不会落下风。”

  羽毛球是一项极其优美的运动,郭静把训练队员比喻成“雕塑师雕塑一件作品”。从挥拍的姿势,削球的弧线,出球的角度,郭静一遍遍地“抠动作”,力求队员的每个细节都做到完美。在郭静看来,如今的羽毛球发展趋势是打能力,讲究技术规范性,因此她在训练队员的过程中,十分注重基本功的夯实,“就像写字一样,横竖撇,一笔一划都是有先后顺序的,都要做到位。小朋友进来以后,首先练好基本功。这和修房子是一个道理。”

  /strip/quality/80/ignore-error/1imageslim/>

  /strip/quality/80/ignore-error/1imageslim/

  郭静介绍,打羽毛球需要调动全身的肌肉群,既需要柔韧性又需要力量;既考验爆发性,也少不了协调性。除此以外,黄大仙码报图羽毛球更是一项“动脑”运动,球员在对抗过程里要思考出球的线路、落点变化。“尤其是女生,更难教,必须手把手地练”可以说,羽毛球对球员的综合素质要求十分严格,一个优秀“苗子”的培养周期在8~10年,能力是一招一式磨出来的。

  采访期间,适逢开学季,羽毛球馆也播下了新的“种子”。一张张稚嫩的面孔在利落短发的衬托下反而多了几分坚毅。

  这是郭静立下的规矩,“再哭再闹,女娃娃练羽毛球必须剪短发”!除此以外,郭静也坚持,队员们在打球的时候必须穿短裙,“女娃娃还是要有女娃娃的样子。”

  /strip/quality/80/ignore-error/1imageslim/>

  /strip/quality/80/ignore-error/1imageslim/

  尽管对队员十分严格,但“心软”的郭静却始终把孩子们放在心坎上,球场上雷厉风行,球场下的她,更像一位多愁善感的母亲,谈到离队的队员,也会流下不舍的眼泪。

  每一届省运会,郭静队内的队员都能囊括羽毛球比赛金牌的半壁江山,甚至是更多,在她手上训练出来的孩子,不仅基本功扎实,专业能力过硬,动作也极其优美,就像“模板”一般。只是鲜有人知道,这样出色的成绩,是郭静和她的教练组十几年如一日的认真和负责所换来的。每一场训练,郭静都是坚持亲自“喂”球,日积月累。“一般的教练都不太愿意发多球。我们每次训练不会少于90分钟多球训练,一个娃娃20个球,四个娃娃一轮,一个动作5-8组。娃娃休息教练不休息。多球的训练牢牢地培养了孩子们的运动记忆,一出手,便知有没有。”

  /strip/quality/80/ignore-error/1imageslim/>

  /strip/quality/80/ignore-error/1imageslim/

  说话时,郭静撸开袖子,指了指自己的胳膊,笑着说,“你看嘛,我手臂好粗哦,都是发球甩的。我们好几个教练长期发多球,腿都要站成静脉曲张了”。

  羽毛球训练启蒙早,周期长,通常5年才能起步,考验的不只是队员的意志力,也考验着教练的耐心。“羽毛球,三天不练手生,不然你就是林丹的那个条件也没用。”刚刚进队的娃娃小,正上小学,课业负担相对轻松,郭静就带着她们天天练;初中以后,训练时间减少,一周2~3次,多数时间利用周末或者是寒暑假集训,“我们是长年累月是没有假期的,因为要将就娃娃的时间,只有放假我们才有时间训练”,尽管辛苦,但让郭静感到欣慰的是,只要是跟着她训练的队员,从来没有主动放弃的。

  8月17日,四川省第十三届运动会落下帷幕,在青少年羽毛球项目上,成都队一共拿下了16枚金牌中的12枚,成绩斐然的背后,作为教练的郭静却多了几分伤感,“省运会就像高考,一个周期又结束了。眼看着从那么小一点,跟着我长大的优秀的孩子们,许多就要离开,真的舍不得这些娃娃”泪眼婆娑又充满骄傲地言语。

  /strip/quality/80/ignore-error/1imageslim/>

  /strip/quality/80/ignore-error/1imageslim/

  郭静有一位队员,只有八岁,家住郫县,每次训练都是自己坐地铁过来,“对于我来说,不管娃娃自身条件好坏,只要她真心喜欢羽毛球,我们都会全力以赴去培养,帮助她达到自身能力的最佳水平。要知道,打羽毛球的娃娃单纯,不是真正的酷爱是无法坚持下去的”。

  从运动员到教练员,郭静拿起球拍已经度过了三十几个年头,用她自己的话来说,走上教练岗位后,才真正知道羽毛球该怎么打。“教练员和运动员不一样,需要的不是力量和天赋,优秀的教练员更多的是通过对项目进行深入的思考、选择良好的教育方式,融合对孩子们的热爱和责任,才会英才倍出,桃李满天下。我现在的目标,就是培养一个成都的羽毛球奥运冠军”,郭静说。





188144现场报码| 香港正版挂牌图|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| 看开奖| 铁算盘| 创富心水论坛| www.58038z.com| 445544大众印刷图库免费| 抓码王论坛| 香港马会图片| 六合报码| www.661139.com|